3158首页 > 广州房产 > 房产资讯 > 房地产改革:租房时代将至-而1998年再也回不去了

房地产改革:租房时代将至-而1998年再也回不去了

2017-08-01 来源: 3158财富广州

尽管在住建部及八部委7月20日圈定的首批12个住房租赁试点城市中,上海不在其列,但此前半个月,上海的住房“十三五”规划中提出新增租赁住房用地1700公顷,预计推出70万套租赁住房。同时,明确提出“落实市、区责任,以区为主,发挥区属国有企业功能,增加政府持有的租赁住房比例,起到托底保障和市场‘压舱石’‘稳定器’的作用”。

再往前的7月4日,上海首次发布两幅土地用途为“只租不售”的拟出让地块公告。7月24日,这两幅地块被两家上海本地国企零溢价竞得。

“租购并举,是解决住房问题的必然选择。发达的住房租赁市场,是国际化大都市建设的重要前提。相信随着70万套租赁住房逐步投入市场,上海将逐步迈入租房时代。”上海财经大学副校长姚珍玲对时代周报记者总结道。

70万套租赁住房。万科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郁亮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这标志着一线城市正为解决居住问题做努力,而这一轮房地产行业的调控,让他觉得像“回到了1998年”。7年前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他亦曾表示“行业需要回到1998年货币化改革的初衷”。

在郁亮的回忆里,当时改革的初衷,是“启动房地产的市场化,建立了不同类型的住房保障体系,包括保障房、经济适用房、商品房等。那一轮改革对中国实体经济发展带来巨大作用,释放老百姓的居住需求,拉动内需增长”。中国房地产的“租房时代”,眼看着即将到来。而1998年的初衷,还回得去吗?

“你们都羡慕我们那会儿能分房,不用自己掏钱买,但分房也真的太难了。”房价居高不下的当下,不时有人“怀念”起福利分房时代,而上海某国企退休员工吴阿姨回忆起当年感慨不已,“当时单位的房子很紧张,不是所有人都能分到的。我们家双职工,等了6年,人均2平方米以下,1988年分到一个单身宿舍,当时儿子都3岁了。”

吴阿姨分到的宿舍在筒子楼里,不到20平方米,一层楼共用卫生间,厨房搭在走廊里,在房中间拉张帘子,隔出个小房间出来给儿子住。“螺蛳壳里做道场,日子还过得下去。”吴阿姨笑着对时代周报记者比画。

“统一管理,统一分配,以租养房”,曾是1949年以后我国实施的公有住房实物分配制度。城镇居民的住房主要由所在单位解决,各级政府和单位统一按照国家的基本建设投资计划进行住房建设,住房建好后,结合级别、工龄、年龄、居住人口、辈数,人数、有无住房等一系列条件分给员工居住,收取极低廉的租金。这种计划经济时代特有的房屋分配形式,实际上是一种福利待遇。

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进一步推进和深化,福利分房的弊端日趋严重。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陆铭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福利分房跟企业挂钩,给传统的国有企业带来极大负担。其主要弊端在于,住房不能买卖,“有需求无法满足,换工作怎么办?”

1994年7月18日,《国务院关于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决定》出台,象征城镇住房制度改革之路正式启动。1998年3月29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在“两会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住房的建设将要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我们必须把现行的福利分房政策改为货币化、商品化的住房政策,让人民群众自己买房子。整个房改方案已酝酿三年多,我们准备今年下半年出台新的政策,停止福利分房,住房分配一律改为商品化。”

当年7月3日,国务院进一步细化方案,以“取消福利分房,实现居民住宅货币化、私有化”为核心,宣布从1998年下半年开始停止住房实物分配,逐步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至此,实行近40年的福利分房制度从政策上退出历史舞台,“市场化”成为住房建设的主题。

“1998年是我国房地产历史上的一个分水岭。”姚玲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停止住房福利分配,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是住房分配制度改革的一个重大突破,从根本上推动了住房商品化进程。对于增加住房的有效需求,启动房地产消费市场,推动整个产业链的发展,具有十分积极的作用。

在姚珍玲看来,上海的房地产市场化改革要先于全国。“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成为共识,上海引发了一轮房地产发展高潮。”一是,土地使用制度改革全面推行,土地使用权大规模进入市场;二是,房地产企业数量迅速扩张;三是,房地产投资成倍增长,商品房开发和竣工面积直线上升。1998年之后上海房价总的来说都是处于上涨状态,带动了很多行业的发展,促进了就业。

责任编辑: Jayson

热门推荐

相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