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税如何征收 房产税征收标准政策时间

2017-12-21来源 : 3158财富广州

昨天,房产税上了热搜,据说对于房产税需要征收了,那么,怎么收?收多少呢?和小编一起来看看具体的详情资讯介绍吧!

房产税如何征收

2011年1月起,房地产税开始在上海和重庆两个城市试点。2013年,官方再次发出加快推进房地产税的强信号,提出“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同时将其列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房地产税在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的大背景下被列入全国人大的立法规划,而又以直接税、财产税、地方税和民主税的独特属性,在所有的税种中特立独行,引人注目。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投资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曹建海在接受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房地产投资将是零增长和负增长的态势,存量房将作为交易主体,新开发房的比例会越来越低。这样靠卖地已经不可持续,势必要征收房地产税。

对于房产税制度能否出台,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表示,无论如何,对财产收税是大趋势。“迄今为止中国社会产生了那么多财富,但是对遗产、房产、金融投资资产等等都不收税,这是一大问题,对财产收税是基本道理。占用了那么多资源,理应收税。”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撰文指出,中国房地产税终究是要向业主开征的,但当下不合时宜。为房地产税的开征铺路,政府可以从空置费、个税、遗产税等多种方式入手,逐渐建立针对住户部门的有效税收征管。

“房地产税即便开征也是地税,中央出意见地方出细则为宜,如果真的将该项权力落实到地方,地方可能会十分谨慎,毕竟中国普通家庭几乎60%的财产为房产,该税意味着对中国住户部门重大的财富再分配。而遗产税是国税,仅涉及代际之间的财富分配,在确定合理的免征额之后开征难度较小。”钟伟说。

房地产税被外界期许是调控房价、调节贫富差距的利器。对此樊纲表示,参考国外经验来看,征收房产税有利于抑制房地产投机。至于出台的时候房价是否真的被压低,由于房价受多重因素影响,因此即便出台房产税,房价也并不一定就会下降。

目前房地产税仍在起草过程之中。“近期一线城市的迅速升温和形成的社会压力,再次提醒我们,房地产税这个地方税的立法过程没有必要搁置。”贾康说。贾康认为,立法如果能够完成,显然它应该按照不同地方区别对待,首先考虑在一些有特别现实的社会压力的一线城市和迅速升温形成压力的二线城市,考虑推出与这个税法实际执行相关的改革。

房产税征收时间

按照“立法先行、充分授权、分步推进”的原则,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实施。对工商业房地产和个人住房按照评估值征收房地产税,适当降低建设、交易环节税费负担,逐步建立完善的现代房地产税制度。于是有媒体就把这一段重点提出,并将标题改为《肖捷人民日报撰文:对个人住房按评估值征收房产税》。

明显是为博眼球和话题感所做的标题。看通篇文章,财政部部长肖捷只是阐述了总体税务原则,房产税作为其中分项、自然会被涉及到。但是他并未单独针对房产税做出特别表述。如果结合人民日报原标题“加快建立现代财政制度”,更可见此意。

原标题后面、括号中的“认真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表述了这篇文章发表的背景 —— 事实上,此文并非新作,早就发表在《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并在上个月初已经被媒体报道过一次。

比如上海证券报11月7日对此的报道口径是,房地产税到底怎么征收备受市场关注。财政部部长肖捷日前在《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中谈及房地产税时表示,对工商业房地产和个人住房将按照评估值征收房地产税。肖捷在文章中表示,将按照“立法先行、充分授权、分步推进”的原则,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实施。

现任财政部部长肖捷是财税专家、本轮“营改增”的操盘手。他自1982年从中国人民大学财政系毕业之后,就一直就职于财政部,并于2016年11月就任财政部部长。肖捷曾在2005年3月20日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 彼时他还是财政部副部长时,就明确表示过,中国目前在房地产保有和交易环节税费偏轻,问题严重,今后一段时期将重点推进房地产税改革。

2007年12月,时任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的肖捷在全国税务工作会议上表示,明年将研究推进以房地产税制为重点的财产税改革,深化房地产模拟评税试点工作,改革资源税制度,推进个人所得税制改革。2011年3月,国家税务总局局长肖捷在参加黑龙江代表团第一次全体会议间隙接受媒体采访,当被问及房产税年内会不会向其他城市或全国推广时,他表示,有关房产税目前主要是总结两试点城市经验,尚未得知北京和深圳被列入下一批房产税试点城市的信息。

所以,类似的表态并不能说明房产税已经进入实质推进阶段。笔者在《不要一提房地产长效机制就以为要开征房产税》中批判过部分无良专家、学者带节奏,鼓噪房产税。事实上,中央政治局在2018年经济工作会议上,已经确立房地产未来的政策基调是“长效机制”。这个长效机制目前也已初见雏形,那就是以商品房为主,租赁住房和共有产权房为辅的多主体住房供应体制。“长期”的核心旨意在于稳定预期,不像过去政策在“保”与“压”之间游移不定,从而给“炒房”以空间。

另外,不同于新加坡、德国等国家,我国对房地产经济和土地财政依赖强烈,这将约束长效机制的烈度,只能缓步推进。所以房产税这种烈度比较高、且更被看做税源、而非调控策略的手段,短期很难出台。

从当下房地产市场来看,房价在调控组合拳的作用之下,已经止涨、并向下调整。此时推出房产税,就房地产抑制之下的政策调控来讲,是浪费了一张牌;就税源来讲,也并不是好的开征时机选择。况且,从上海、重庆两地房产税试点的情况来看,房产税总量有限、无法成为地方政府财政收入支柱的一级;但是其对房价的抑制效用,会影响到当前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收入。

从国际经济环境来看,美国总统川普祭出的减税方案正在挑起世界减税大战,日本等国已经跟进,中国面临压力。在此环境下更需要定力,且不提减税,逆势加税不啻于自毁长城。

综上,短期内开征房产税的可能性为零,等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果的同学们,可能要失望了。